当前位置:主页 > 心灵感悟之旅 > 正文

尘埃飘落梦

作者:德胜    来源:昆山佛光旅行社

 

    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不知不觉中,却惹了满身尘埃,原以为拍了拍,就可以掉落入地,归于尘土,但却痕迹如何拂去,却是无法拂去。

 

  人,好像总喜欢一概而论,在那春天的季节,百花齐放,百鸟鸣春,自顾自的认为,这是一个好景象,心情不由得大好。于是,陷了一张网中,别人称之为情网。不知不觉地,甜蜜而无法形容,当是全部,当是生命。美丽的天空里,有两张脸碰到一起,许着天荒地老的誓言,艳羡四方。连那招许多人厌烦的春雨绵绵也被定义为那是爱的符号。梦里花落知多少,在这个季节中,的确不知道梦里花落了多少,只知道数着这符号有多少,然后一个个地装入一个个的漂流瓶中,一次又一次的漂到了彼此。而在这一次又一次当中,海洋被埋没了,也许,它也没有办法承受住这激情四射而有一点儿过重的情感。

 

  知了的嗡嗡响了整个夏季,心无法平静如湖,一颦一笑,如坠梦中,若有若无,细微如尘。难得的夏日细雨,半是太阳,半是雨意如画。沙沙作响,书屋中,轻歌入耳,丝丝柔情,眼望窗外,伞花飘浮,行走匆匆,唇边勾起一丝暖意,有一朵七色伞花正不断的靠近,靠近。总喜欢在雨中结缘,春天的细雨一直浪漫到了现在,心中所想,这一会儿,应该又是怎么样的一个惊喜欢,期待着,不断的期待着,现在,倒也是如期而至。

 

  镜头放大,再放大,细细的望去,伞花微颤,一样的伞,却是别样的情,两双手是如此紧握,两双眼是如此的秋波漾然,一个是有所属的,一个是无所属的,不知是怎么样的一个情景,但是结局,在心中已经是慢慢的形成了,那些关于以前的种种,一样一样的在结算,一样的一样的变了样的出现在心中,惊骇连连的同时,更多的是心碎掉落的声音。

 

  跑入雨中,挥手愤然,滴滴血色,染落湿淋淋的地面,湿淋淋的发丝,垂落湿淋淋的脸庞,心早也已是湿淋淋的,眼前的不知所措,讶于突然的出现,解释吧,那已是徒然,一切的一切就湿淋淋的呈现于众多的伞花中,那个脸庞不再是那么的清明可爱,有的是一阵阵的恶心难看,不想看了,不愿再看了,也许是看不下去了,转身,离去,有的是无情的伤害,和失落的背影。

 

  雨一直下,夏季的雨出了奇是那么的绵长,如同春季一般,但那再也不同。那一天的一景,自那天起,已经再没有联系了,就好像扔进了无边无际的海洋中,杳无音信,到了现在还在期盼着什么呢,唱着,如果说,还有如果,还可以重新选择,一切会不会重新来过,不可能,唱出已经否认了一切,怎么还可以重来,还有必要重来吗?那边,也许,早已忘了还有一个人的暗自神伤的存在了。

 

  秋风萧濏,秋叶飘落,带来的是又一季的不忘,红叶片片,如火般烧疼整个心,犹记当年的人,当年的景,漫步其中,不由地漫步其中,已是物是人非,那张脸庞,永远记得,那个瞬间永远在脑中闪烁,枫树上仍然在刻着一行字,那行字深深地讽刺着一个人的愚昧。那人名字,永远在恨着,罢了,难忘也好,愚昧也好,痛恨也好,拾起一片枫叶,夹于书本中,带着尘埃夹入字里行间。

 

  朦胧中的朦胧,扯入了一道道的网中,无边无际,丝丝缕缕,然不自知,却享乐于其中,岂不知,然不是蜘蛛,没有那自我控制的本领,如何能摆脱得了这网,“啪!”掉落了,但生疼的感觉随声而来,慢慢地站起,摇摆不定,缓缓地走开,跌跌撞撞,伸出一只手,捉住了,是一颗尘埃,松手,从手中飘落下来。

 

  冬天的寒冷,摇曳着,冬眠的倦意慢慢袭来,香香的被角抱紧,然后入眠,沉睡,于梦中,魁梧而立的身影,一闪即逝,经过的流年里的阳光温暖的环抱包围,融化了冰冻的心,赶走了那一股缭人的倦意,于是,开始发芽了,开始起来迎接那个蒙着一层艳丽的衣纱太阳,毕竟那飘入梦里来的,是一颗尘埃。

 

 

(责任编辑:悟根)

昆山佛协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中国·江苏·昆山

苏ICP备14009227号 昆山佛光旅行社 www.ksfg.cn技术支持:菩佑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