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佛国游记 > 正文

五台山日记

作者:德胜    来源:菩萨在线


 

 

  我们还分清了罗汉、菩萨、佛的区分界限,娜娜一语惊人,她从三组圣僧的头顶找到答案:光头无发的是罗汉,头上带上帽子的已修成菩萨,头上一撮撮蓝色卷发,让我想起像西方大法官的发型那样的便是至高无上法力无边的大佛。

  五台山是此次游览中占用时间最长的景点,头一天下午车开进台怀镇,晚上宿营在本镇碧山寺东邻部队招待所的二层小楼上。
  七月六日下午五点时分,车顺盘山路开到东台的半山腰时,被眼前的美景吸引,临时决定不再继续前进,住在东台,打算第二天起个早,备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游览五台山的主要景区与寺庙。

  将旅行包放进各自的房间,预定了晚七点再开饭,中间的近两个小时大家分散活动,可以就近登山去参拜自己想拜的佛、进想进的寺院。
据介绍,山上共一百四十多个寺庙,我们招待所一墙之隔的碧山寺是仅次于最享盛名显圣寺、塔圆寺、五爷庙之外的香火旺的主要寺院。这一带属于东台寺区,碧山寺的方丈是附近大、小寺院的集权领导,又得听说第二天各地的各个派系的佛、道、尼云集这里请大师讲经,是个盛大的佛家学术讲座活动。
 
  寺院的殿堂、香炉以及供奉的佛、菩萨、罗汉与各地的神像大体相同,现实中的寺院僧人与我们的区别,也就是头发短一点,袍子长一点,吃的素一点,离自己的亲人远一点。年轻的现代和尚也与时俱进,追赶着时代潮流:腰里挎着手机、耳朵里塞着MP3听流行歌曲;他们一个个养得肥白大胖,个别的也真该去膘、减减肥。

  我们住所西面是寺,东边是庵。寺里的和尚晚七点准时正点儿将庙门落锁下班。而尼姑庵里的女人们吃、住、行全在那一片幽雅的带着回廊的两层楼的院落里。小院的南墙下是一片大约四亩多的菜园,是她们辛勤劳作自给自足的地方。一晚留宿,尼姑们的规律性的起居尽收眼底,是我宽敞明亮的居室后窗捕捉到的一切,总共来来往往七、八个女人,上下两排单间居住,二楼前廊东头的角门里设有伙房,就连她们哪个瘦、哪个胖、哪人黑、哪人白,谁丑、谁俊都能分得清。晚上云板敲三下是念经,早上五点的‘云板三声’是吃饭。我纳闷:大清早的那顿饭怎么咽得下去,起床后的大家纷纷诉苦:一晚上庵里尼姑们做功课,钟声、磬声、梆子声声,哼哼唧唧念了一宿的经,吵的凡间的人不能入睡。怨不得,后半夜待我们的人刚入梦境,庵里尼姑们已经把早饭解决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我们都有准备,休闲式轻装向五台山名寺进发了。
  五台山因佛、庙而盛名,就连深山里的的花花草草都粘上了灵气,岩缝间盛开的野花一簇簇:红的、黄的、紫的,芳姿百态,艳而不妖,别有丰韵。难怪说,当年的林彪副主席看中了东台,下令炸平了杨五郎的寺庙,特为自己新建了一座别墅。据说‘五郎庙’灵光显现,林彪到死都没在这里住过一天。八十年代初期,五郎殿宇的原址正上方文殊和观世音两位菩萨相继显圣,这一奇观被山上的游人抓拍,黑白照片现仍展列在显通寺最高的庙堂里。

  若大的五台山峰像手掌的五个手指,高低错落又不截然分开,台怀镇正处在掌心,幸亏头天傍晚登上五郎庙看过了林彪隐居的别墅并参观了住所邻寺,第二天整整一个上午我们只在掌中转了显通和塔园两个寺院。
  显通寺是五台山首刹,显通寺里的无量殿是供奉释迦侔尼铜像的地方。

  首先,导游告诉我们整个五台山属于是文殊菩萨的道场,无论走进哪个寺院都供有文殊的佛像,她是智慧与仕途的象征,所以,有很多升学考职称的人们,专门寻找文殊菩萨进香拜佛。

  我的理解和比喻,东方的‘文殊’就是西方的雅典娜智慧女神,更具体讲她是分管教育、人事分配、组织任免的权威,是佛家崇拜的众菩萨之首,七佛之母。椐传,文殊早已修成佛身,但仍继续保留着菩萨身份,目的为是普度众生、超度凡尘。而且她执教为民十分典范,经常微服私访施政测评,是一位佛界的楷模。我记住了这样一个生动的故事:一位讨饭的妇人手里牵了一条狗,身后跟了两个孩子,走到塔圆寺见到方丈,请求布施,方丈给了妇人一碗斋饭,妇人接过饭碗道:我的一双儿女也饥饿难耐,方丈让小和尚又盛出两碗,妇人又讲:人有了饭吃,我手中牵的狗好歹也是条性命,请赏给它一口剩饭吃吧,方丈又给了狗多半一碗。没料到,这时妇人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说:可怜我肚里还怀着未出生的娃娃,再给他一碗饭吧。方丈再也按捺不住怒火,指着妇人斥道:你这世上贪得无厌的小人,竟在清净之地戏弄本僧,是何道理!话音未落,只见妇人现身为文殊菩萨,身边的两个讨饭的孩子化为神童,手中牵着的狗抖一抖长毛,竟是文殊菩萨的坐骑——绿毛狮。方丈恍然大悟,赶忙失礼。为了赔罪,本寺方丈在塔边建造寺院,这个故事流传到今。

  塔院寺的白塔就矗立在寺的西边,它与北京北海的白塔为‘姊妹塔’,但高出北海白塔二十四米,曾传说,北海白塔的下面是海底泉眼,塔中盛满唐僧取经的经书,以白塔、经书镇住泉眼,不让泉眼冒出的水淹没北京。这个传说很有权威,文化革命红卫兵哪有不敢“破”的地方,但真就没敢动白塔一根毫毛,水漫“金山”不可怕,若水漫京城那还了得,尤其家居首都的红卫兵们。由此可见,他们“革命”多么不彻底,他们也有所畏惧,所谓的“破四旧”纯属践踏文明,是历史的犯罪。

  塔院寺的塔身建为实心,塔底埋着一颗佛祖释迦侔尼的舍粒子,释迦侔尼圆寂后的舍粒子有一千八百颗,分布世界各地,中国仅留两粒,其中一颗埋在塔圆寺的塔下。

  五台山的寺院很多,虽然我们仅游览了三座,但大家获益非凡。人们均根据属相找到自己的‘保护神’,无不虔诚膜拜,我很幸运属兔,文殊菩萨就是我的护身佛,这一趟真不虚行。
 

昆山佛协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中国·江苏·昆山

苏ICP备14009227号 昆山佛光旅行社 www.ksfg.cn技术支持:菩佑科技